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南投体育网 >> 德甲

妖夫逼上门 168:最大的觊觎者……

发布时间:2020-04-09 06:33:08

妖夫逼上门 168:最大的觊觎者……

夏语凝撇下夙七夜往前走的时候趁着他还没有追上来把白术和魅影都收回卷轴之中隐藏,要藏匿气息的话这个办法应该是最好的了。

不过,夙七夜跟着她的话要怎么隐藏气息?

要跟他兵分两路是真心的提议,可不是什么赌气。

唉!

“小姐在烦恼什么,交给我解决如何?”低沉之中带着一抹金属般的冷冽音质在夏语凝的耳边响起,把她给吓了一跳。

抬眼看到身边的人忍不住惊呼起来:“赤血!你怎么来了?”明明她都没有召唤他过来的。

赤血半眯着眼打量她,薄唇轻吐:“我来大小姐不欢迎?”

“呃,怎么会呢,当然欢迎的,不管什么时候你来都是好事的。我只是有点好奇罢了。”

“我也很好奇,大小姐怎么忍得下夙七夜收留一个旧情人在身边碍眼?”

额!

夏语凝顿时黑脸了,一定是魅影她们说出去的,呜――真心不想让赤血知道这件事啊。想到他的脾气她不由干笑着解释道:“赤血,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只是有点小问题罢了,很快就会解决的。”

“他都把那女人带在身边了还不严重?大小姐,活了一世你好像变得宽容了呢。”

这话听着好像是讽刺啊。

夏语凝心中发窘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赤血,心中暗自埋怨魅影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把事情报出去了。

“是你!”

就在这个时候夙七夜追上来了,看到赤血他同样很是惊讶,这个男人应该是凝儿的暗卫,气势很强,平时基本都是隐藏在暗处的,今日怎么现身了?

赤血冷漠的扫了他一眼,“小姐说兵分两路,夙公子听不懂人话吗?怎么跟过来?”

夙七夜闻言顿时变了脸,你说你一个暗卫凭什么这样拽啊,就算你实力强也不能这样对待主子的男人吧!

再看一旁的夏语凝,他眼都火了,那女人居然一副心虚的模样对着一个暗卫,这算什么状况?

难道她一个主子还要看暗卫的脸色行事吗?

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凝儿,你的暗卫会不会太嚣张了一些。”

啪――

赤血直接伸手拍开了夙七夜要拉夏语凝的手臂,冷冷的把夏语凝挡在身后,目光冷冽:“如今的你不适合站在大小姐身边,夙七夜,没有解决好旧情人之前你还是别碰我家大小姐了。”

“你家的大小姐?”

“没错,就是我们家的大小姐,不管是谁伤害了大小姐都要收到惩罚。”

狂!

酷啊!

被收起了的白术和魅影在魔笔之中悠哉看戏,魅影十分不屑的吐槽:明明是白术告状的,大小姐却非要怀疑是她告状,真是的,每次都让她背黑锅这男人也不心虚。

夙七夜被暗夜的态度给刺激了,跟刚被夏语凝默认的态度给伤到了,他沉着脸阴郁的看向夏语凝,低声问:“语凝,你不说话是认可他的态度吗?”

夏语凝抬眼看了他一下,“事实上你的确让我不舒服了,赤血维护我也没错。”

是吗?夙七夜觉得心都冷了一半,自嘲的笑笑:“那么,你们想怎么报复我这个伤害了你的人呢?”

看他这样夏语凝有些不舒服,可是赤血拦住她,她也不想说什么了。

若夙七夜认为他没有伤害到自己的话,那么她为他辩解又有什么意思?

她从来都没有自虐的爱好。

“眼下我并不想做什么,你别跟着小姐就行了,小姐不是说要分开行动吗?”

“赤血,就算你是语凝最信任的暗卫,你是不是也该注意一下自己的态度?主子就是主子,下人就是下人,别颠倒了主次。”

“够了,夙七夜,赤血不是下人,他是我的助手,是帮我的同伴,永远不会背叛我的人!也可以说是我的家人、可靠的朋友!”

是么。

赤血是值得信赖的人,那么,自己就不是值得她信赖她的人吗?夙七夜只觉得心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还是被自己最爱的女人给捅刀子,这滋味真t的不好受。

他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明明他们都是最亲密的人了,她心中最信任的人却不是他,而是一个暗卫。

伤痛的眼神让夏语凝微微一怔,夙七夜这样的表情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可是,她没有错,她只是在表明自己的立场罢了,她是绝对不会容忍夙七夜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身边还带一个旧情人的。

就算是他说他已经不爱对方了,她也不能容忍。

所以,她抿着唇不吭声,低着头谁也不知道她想什么了。

她也会受伤,也会吃醋难受,可是,她做不出那种撒娇讨好男人让对方心软的举动来,她能够作出的就是表明自己的立场和观点,若是夙七夜不能接受,她只能选择眼不见为净,疏远的方式来让自己冷静。

“大小姐,你又犯傻了!”赤血暗叹一声,无奈之极的伸手揉揉她的秀发,眼底闪过的宠溺低着头的夏语凝看不到,夙七夜却是看得分明。

这一刻他嫉妒了,他吃味了,伸手抓住了赤血的手,恶狠狠的盯着他:“她已经是我的妻子,我的女人!”

赤血冷眸如寒刃一般刺进他的眼里,“那又如何,不管如何,大小姐永远都是我们的大小姐,这点就算是天道也无法改变,你想抹消这一切让她成为一直金丝雀?”

夙七夜咬牙切齿的瞪着赤血,他从来没有想把语凝养成金丝雀,他喜欢的也不是金丝雀,他只是不想让别的男人靠近她而已,就算是她信任的心腹也不行,管他什么助手还是伙伴、家人什么的。

自从他娶了她的那一刻,这个世上,能够亲密碰触凝儿的人就应该只有他夙七夜一个人才对!

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夏语凝后知觉的抬头,看到夙七夜抓住赤血的手她还有些呆愣:“你们在干什么?”

赤血甩开夙七夜的手淡淡笑着:“没事,不过是某人心中不忿,自己想脚踏两条船却容不得别人寻求欢乐罢了。”

“说什么傻话呢!赤血,你别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他没有想背叛我,只是被人找上门来了,他碍着旧情份不忍拒绝罢了。目前还是没有做出背叛我的事情的。”

“是么,那小姐是想看到他跟人有什么事发生了才会醒悟?”

夏语凝无奈的叹口气,拦住他认真道:“真没有那么严重,赤血,你别冲动,听我说吧。”

赤血冷眸一扫,“不用多说了,那女人一日不解决,那么,我就在小姐身边守一日,别说留在身边,就是留在逍遥林也是不行的。夙七夜,你若是一个好男人就给我尽快解决这件事,别让我瞧不起你!”

说罢,赤血就拉着夏语凝大步离开。

那背影在艳阳下显得尤为耀眼,夙七夜默默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脸白术两人为何不在她身边都忽略了。

原来凝儿身边最大的觊觎者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头牌暗卫么?

呵。。

果然是不能让人轻松啊。

不过,为什么他感觉赤血跟白术他们几个有些不一样,不仅仅是凝儿身边的护卫老大那种,而是别的……感觉凝儿对他似乎有些说不出来的无可奈何的样子。

明明都是契约者,为什么赤血会有所不同?

算了,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要是还不识趣的话跟上去也会自讨没趣吧!赤血那家伙绝对不会让他再碰凝儿的,唉――为什么一个个都要威胁人呢?

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夙七夜深深叹口气,却没有再追上去,而是往逍遥林的方向去了。

没多久他追上了风影他们,风影看到他忍不住就瞪大眼:“老大,你怎么回来了?”

“没什么,突然想到一个认识的人医术不错,让他给水烟看看,也许有救。”

什么!

特意的跑回来就是为了给这个女人请大夫?

风影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不够用了,老大这到底是想做什么呢?难道真的是旧爱难忘?

可是,就这个水烟真的算是旧爱么!

“走吧!”

风影垂下头无语看地,太诡异了。

老大居然会是一个念旧的人,呵呵。。他该说天要下红雨了么?

“七夜,谢谢你为我考虑,不过我这身体也不急看病了,你要不还是去陪夏小姐办事吧,她一个人只怕遇到危险会不安全。”

“水夫人你说错了,我们嫂子从来不会是一个人,老大放心她是因为她实力够强。”

“是吗,那可真是让人羡慕。我虽然没她那么强,不过有七夜关心我也觉得很满足了。”

风影顿时黑脸了,这女人是在炫耀吧!

她就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吗?不管过去什么交情,如今老大都和嫂子成亲了,她有什么立场来插足他们的感情,真是让人不愉快。

夙七夜漠然的扫了他们一眼,率先往前飞走。

水烟眼神一黯,她的速度已经远远追不上他了,唯有看向自己的儿子。水幕二话不说伸手扶着她就追上去。

风影和孤狼相视一眼皆是无奈,也只能跟上去。不过却是落后了一大段距离,因为两人都不想跟水烟母子太近。

……

轻微心肌缺血吃什么药最好锦州癫痫病医院咋样关节积液能吃藤黄健骨丸吗

心绞痛诊断的最重要依据是
小孩儿便秘怎么办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靠谱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