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南投体育网 >> 游泳

蜂狂都市 第三十三章 抽死他

发布时间:2020-04-08 17:22:20

蜂狂都市 第三十三章 抽死他

见吴猛绝地反击,早就看不惯姜冬睿狂妄的一众学生顿时忘了围观的初衷,纷纷鼓掌叫起好来:“好样的!”“揍他狗日。的!”“太可恨了,弄死这个王八蛋!”......

一旁站着的邹勇见姜冬睿落入险境,上前一脚踏在吴猛的肩膀上,剧痛之下吴猛身子猛地一震,抓着姜冬睿脖子的手顿时松了开来。

“咳,咳咳......”蹲在地上捂着脖子咳了好一阵,姜冬睿总算是缓了过来,见吴猛被邹勇踩着,一脸怨毒的他抬起脚狠狠的朝着地上吴猛的右手踩去,这一下如果被姜冬睿踩着,吴猛铁定骨断筋折......

“老大!”看得清楚的周晓民目眦欲裂,挣扎着便欲朝姜冬睿扑去,却被身后两个男生死死的摁在地上。

“完了!”许多学生哀叹一声,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千钧一发间,一道黑影带着破空声闪电般飞至,呯的一声直接砸在姜冬睿的肚子上,力量之大,使得姜冬睿腾腾腾后退好几步,然后一屁股跌了个仰八叉。

待黑影弹落在地上,众人才看清原来是一只黑色的拳击手套。

“老三!”周晓民最先看清来人,忍不住泣声叫了起来。

“步凡?”军训时步凡对抗教官时的彪悍使得许多新生对他记忆犹新,当他刚一走进,许多人同时惊呼了起来。

“他来干什么?难道要挑战邹勇?疯了吧?”学生甲根本不看好步凡。

“听说邹勇曾经特种部队里集训过,他上去压根就是找虐!”消息灵通的学生乙又透露出一道不为人知的消息。

“绝对被秒杀,那个教官用的是军体术,而邹勇学的是实战杀人技,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学生丙也是一位武术高手,说话一针见血。

“你们猜他能在邹勇手下坚持多久?我觉得应该不会超过五分钟!”

“我赌不会超过三分钟!”

学生丙用看傻子似的目光扫了学生甲和学生乙一眼,不屑的说道:“三分钟?他能坚持一分钟就不错,刚才邹勇压根没有用全力!”

“啊?不会吧,这么凶残?”

“步凡惨了!”

......

在围观学生的议论声中,步凡穿过人群,拉上扶杆上了擂台,他连看都没看旁边的邹勇和姜冬睿一眼,俯下身轻轻的把嘴角流血、浑身是伤的吴猛从地上搀了起来,由于角度,没有人看到,此时步凡漆黑的眼瞳中竟然隐隐有血红的火焰升腾,这是步凡暴怒前的征兆。

“咳咳,老三......你......你不要和他打......你打不过他!”浑身瘫软的吴猛伏在步凡的肩上,断断续续的说道,“咱们......咱们先把老二带回去!”

步凡没有回答吴猛的话,把吴猛搀到台下交给闵浩,转身又返回台上,闵浩急声喊道:“三哥,你、你行不行?可别强撑!”

......

“你就是步凡?”邹勇望着站在面前的步凡,眼中掠过一抹失望,他感觉姜冬睿有点夸张了,就凭这体格竟然能打倒教官?撞大运了吧?

步凡扫了一眼地上捂着肚子直抽冷气的姜冬睿,然后把头转向邹勇,声音里带着丝丝寒意:“你们费尽心机设这个局把我引来,现在我来了,把人放了吧!”

刚开始步凡只以为是吴猛得罪了什么人,当他走进武馆看到姜冬睿的第一眼,心里顿时便明白了,原来自己才是第一主角,三个舍友全被自己连累了。

“草泥妈,姓步的孙子,我看你今天怎么死!勇哥,干死这个王八蛋!”还没等邹勇说话,地上差点被砸岔了气的姜冬睿盯着步凡歇斯底里的怒骂了起来。

“找死!”步凡眼中寒光一闪,扭身便朝着姜冬睿扑去。

“你敢!”几乎同时,邹勇闪身上前截住步凡,右肘狠狠的撞向步凡的脖子,如果这一下击中,步凡当时便会失去行动能力,极有可能还会受到重伤,泰拳,向来都是杀人之技。

一时间,步凡陷入险境。

见邹勇来势凶猛,步凡也顾不得去教训姜冬睿了,急步后撤。

但泰拳一经开招便连绵不绝,邹勇肘击、膝提、拳砸......招招直逼步凡的要害,面对邹勇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步凡丝毫没有还击的余地,只得用双臂交叉在面前连挡边后退。

这绝对是步凡长这么大打得最艰难的一仗,此时的步凡感觉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猛兽,双臂被撞得疼痛欲裂但却不敢有丝毫松懈,只得咬牙苦撑,若不是有足够强大的神识能让步凡提前感知到邹勇攻击的死角并加以躲避,怕是早就倒在邹勇的重拳之下了。但即便如此,步凡仍是累得满头大汗、苦不堪言。

无论是闵浩吴猛,还是围观的学生,皆看出了步凡处境的不妙,但他们不敢出声,一个个摒住呼吸紧张的盯着台上不停闪躲的步凡,连眼睛都不眨一眼。

“打死他!打死他!”

“孙子,你不是牛B吗,有种别躲啊!”

“王八蛋,还想打老子,勇哥,打断他一条腿,我加你五万!”

......

见步凡彻底落于下风,恨死了步凡的姜冬睿又开始跳着叫嚣起来。

此时,邹勇也开始变得有点不耐烦,打了这么久,这小子虽然没有还手,却总是能在千钧一发间躲过自己的攻击,这让邹勇感到很不爽,于是,他决定改变战术不再和步凡纠缠,使用绝杀之技结束战斗。

邹勇突然停下来,他盯着一米外气喘吁吁的步凡,狞声说道:“这一次,你不会再有躲闪的机会!”

“你可以试试!”步凡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目光如针,“这一次,你加诸在我朋友身上的我会全部还给你!”

“大言不惭!”邹勇右脚重重往地上一踩,整个人腾空跃起,左腿如鞭般朝着步凡的脑袋凌空抽来,速度之快,竟然在空中带起一片残影。

吃足了苦头的步凡这次哪里会让邹勇再占先机,身子一闪躲过腿鞭,同时,早已蓄势的右拳直接砸在邹勇的侧腰上,赤针中的神经毒素瞬间注入邹勇的体内......

“啊!”由于场面逆转太快,正当众人以为步凡肯定躲不过去邹勇这一腿时,邹勇却惨叫着仆倒在地上。

什么情况?当众人看清台上的情况时,眼珠子顿时掉了一地,现场陷入一片寂静,大家一个个面面相觑,怎么回事?是不是我眼花了?

步凡并没有因为邹勇的倒下而收手,在围观同学惊骇的目光中,俯身按住邹勇的右肩,一推一拉,邹勇的右臂直接给卸了下来,然后不顾邹勇的惨嚎,按住左肩又如法炮制......整个过程,步凡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步凡在兑现诺言,把加诸在吴猛身上的痛苦全部还回去。

听着邹勇凄厉的嚎叫声,众人不约而同的后背一冷,望向步凡的眼神再次转变,他们没想到,平时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步凡下手竟然如此狠辣。

卸完邹勇的胳膊,直起身来的步凡又开始朝着擂台边上躺着的姜冬睿走去,对于这个始作俑者,步凡当然不能放过。而在擂台另一边,原本押着周晓民的两个男生见情势不对早就跑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周晓民颤抖着站在那,望着步凡想打招呼又有些胆怯,此时的步凡他有点不认识了。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你想干什么?”望着渐渐逼近的步凡,姜冬睿一边惊恐的叫着一边撑着身子往后挪,此时他脸上的嚣张荡然无存,一脸阴冷的步凡在他眼里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恶魔。

“二哥,过来!”步凡冲着周晓民招了招手。

周晓民慢慢蹭了过来,声音里带着颤音:“老、老三。”

“抽他十个大嘴巴子!”

闻言,姜冬睿面色瞬间惨白,带着哭腔求饶道:“大哥,不要啊大哥,我错了,我错了,我混蛋,放过我这一次吧!”

“那好,我给你一个机会,当着大伙的面说出真相!”

“我......”

“二哥,动手!”

“我......我......”周晓民嗫嚅着,却怎么也不敢上前打姜冬睿。

“老二,往死里抽他!”

“二哥,你还等什么,他把你害成这样,抽他呀!你怎么这么怂,气死我了!”

吴猛和闵浩在台下喊道,脸上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周、周大哥,看在同班同学的份上,饶了我吧!”见周晓民在犹豫,姜冬睿爬过去一把抱住周晓民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步凡的残酷手段确实把他给吓坏了。

“老、老三,让他道个歉,算了好不好?”望了一下脚下的姜冬睿,周晓民用乞求的目光望着步凡小声说道,让一向老实巴交的周晓民动手打人,而且还是富家子弟,他的确提不提那个勇气。

“老二你......”面对不争气的周晓民,吴猛鼻子都快气歪了。

“我草,能不能像个爷们,304怎么出了你这个怂货,老大这顿揍挨的太不值了!”闵浩气得怒骂不止,他对周晓民简直太失望了,作为一个男人,怎么会这么懦弱?

......

“让开,让开,都让开,谁在打架?”正在这时,人群外突然响起一阵猛喝声,紧跟着,七八个保安在一个身穿白短袖的中年男子的带领下冲了过来。保卫科的人终于赶到了。

“徐科长,救命啊!”姜冬睿看到白短袖,如同见到了亲人般哭喊了起来。

白短袖叫徐有亮,青江医科大学保卫科科长。

没有理会姜冬睿,望着擂台上叫得跟杀猪似的邹勇,徐有亮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大声喝道:“谁打的?”

“是他们,”姜冬睿坐在地上,指着步凡和吴猛声嘶力竭的喊道:“是他们把邹勇打伤的!”

“分出两人把他送校医院,这几个全都带走!”徐有亮手一挥,两个保安去扶惨叫不止的邹勇,剩下几个保安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把步凡吴猛四人全给围了起来。

见人已经全部被控制,徐有亮冲着姜冬睿隐晦的使了个眼色,然后命令保安押着步凡等人到保卫科去。

徐有亮的这个眼神虽然隐蔽,但是却没有逃过步凡的眼睛。

看来,这又是一个圈套!盯着徐有亮的背影,步凡的眼神瞬间阴冷了下来,为了对付自己,这姓姜的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呀!

“是他们先动的手,为什么抓我们?”吴猛自然不服,挣扎着冲徐有亮喊道。

“没错,即便要调查也得一起带回去,你们肯定是一伙的,如果不给老子道歉,明天老子就把这事全捅上去!”小胖子闵浩叫嚷的声音更大。

见吴猛和闵浩竟然不配合,徐有亮从一个保安腰里抽过橡胶棍,冲着两人怒声吼道:“嚷什么嚷,造反是不是,再不听话信不信抽你们!”

“我草......”“行了耗子,先忍着!”步凡怕闵浩吃眼前亏,连忙制止了他的冲动。

“怎么,还他妈想动手?我告诉你们,老子这次玩死你们!”见步凡等人被控制,姜冬睿又开始嚣张起来。

“怂货一个,一共PK了两次,上次被猛子差点踹死,又被教官罚站俩小时,几乎没晒成鱼干,这次更好,吓得直接下跪求饶,姓姜的,我要是你,早就找根杆吊死去了,免得丢人现眼!”步凡的话恶毒至极,句句直戳姜冬睿的痛处。

“我草你大爷!”姜冬睿果然被激怒,抬腿便朝着步凡的肚子狠狠踹去,而一旁的徐有亮却袖手旁观,连拦都没拦一下。

当姜冬睿的脚刚刚沾着步凡的衣服,一抹寒意骤然在步凡眼中浮起,两只手闪电般在姜冬睿的脚踝上一划而过,随后腾腾腾后退了三四步,蹲在地上捂着肚子一脸痛苦呻.吟了起来。由于速度太快,众人谁也没有看到步凡的小动作,只看到步凡被姜冬睿重重踢了一脚。

“老三!”

“三哥!”

吴猛和闵浩大惊,甩开保安便朝蹲在地上的步凡冲去,但没跑两步,又被几个保安用橡胶棍给逼了回来。

“疼,疼,疼死我了!”正在这时,踢人的姜冬睿突然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抱着左脚惨嚎了起来,剧烈的疼痛使得姜冬睿的额头瞬间步满了豆大的汗水。

原来,步凡压根没想着放过姜冬睿,用计出言激怒姜冬睿使他失去理智攻击自己,步凡趁机卸了的脚踝不说,并且还往姜冬睿脚踝里注了一丝溶血因子和神经毒素,溶血因子使得他的脚踝迅速积水肿胀,这样一来,在水肿不消的情况下,再高明的医生也无法帮他接上。

成都治疗牛皮癣方法济南治疗牛皮癣费用宝宝脾虚怎么调理

舒筋活络吃什么好
经量多有血块吃什么药
河北白癜风好治吗
友情链接